>
您的当前位置:主页 > 浙江 > 考试新闻 > 正文

因单眼失明教师资格证被拒 维权三年无结果

2018-11-22 字号: | | 来源:北京青年报
戴着义眼片的王丽
戴着义眼片的王丽

  笔试合格,面试通过,拿到教师资格证应该不远了。王丽一度这样认为。

  2015年9月,王丽在中国教师资格网首次报考了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考试,次年6月20日,她拿到教师资格考试合格证明。没想到,参加体检时,医院给出了“右眼义眼无眼球,不合格”的体检结论。此后,她的教资认证未能获得浙江省义乌市教育局通过。

  由于先行性疾病,王丽的右眼眼球萎缩,并做了结膜瓣盖手术,这种手术的特征之一就是会保留眼球。按照浙江省教师资格认定体检标准,王丽的情况不包含在不合格的范围内。

  但当地教育局认为,之所以不予颁证,是依据教育部、浙江省教育厅制定的有关教师资格认定规定和医院的体检结论。“在教资认定中,幼教是特殊工种,我们也是出于保护儿童才做出这样的决定。”

  书面申请、行政复议、信息公开、司法诉讼,王丽的申诉绕了一圈又一圈。“右眼义眼无眼球”这个体检结论,将她带入一个维权的死胡同中。

  11月15日,该案在金华市婺城区法院进行了第3次公开庭审,将择日宣判。坐在原告席上的王丽打算死磕下去。

王丽制作的手工艺品
王丽制作的手工艺品

  最后“栽”在了体检上

  王丽原本在义乌市一家幼儿园工作,没有教师资格证,即使有近8年的幼师工作经验,她的工资只是和保育员持平。她考教资的想法很简单,“有了证,就会享受到教师的待遇,别人也不会再歧视自己。”但她最后栽在了体检上。

  王丽清楚地记着2016年7月2日体检这一天。一早儿,她赶到义乌市中医医院,完成血压、身高、耳鼻喉等项目大约花了1个小时时间,接着是视力检查,医生用标准对数视力表,凭着王丽仅有单眼视力,于是在医生签字栏写下了“右眼义眼无眼球,不合格”的结论。

  她向医生解释,自己从小因视神经疾病导致右眼失明,几年前做过手术,有眼球,现在带义眼片。但医生坚持称,“你这是假眼,没有眼球,也没有视力,就是不合格。”

  “这个义眼片起美观作用,没想到,它会成为我考教资的障碍。”王丽说,生活中她有些自卑,害怕别人盯着自己的眼睛看,所以手术之后戴上了义眼片。

  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四医院出具的门诊病历中,王丽属于右眼自幼无视力,初步诊断为眼球萎缩,定期复查,不适随诊。

  但体检医生依据《浙江省教师资格认定体检标准及操作规程》(以下简称《标准及规程》)第三条“体检工作操作规程”中的第(七)款的规定,告诉王丽,“任何一眼”就是指两只眼睛,也就是说,只要两眼中有一只矫正视力无法达到4.8,就是不合格。

  三天后的7月5日,王丽接到浙江省义乌市教育局人事科电话,对方告诉她,“体检不合格,教资认证不能通过。”

  王丽懵了,几秒钟后,对方已经撂下话筒。

  2016年7月11日,王丽看到网上公布了当年春季第二阶段幼儿园教资认定名单。没有她的名字。

  按照《浙江省教师资格认定体检工作实施办法》(试行)的规定,体检按《标准及规程》执行,体检不合格的不能认定教师资格。在有关眼睛的规定中,青光眼、视网膜、视神经疾病(陈旧性和稳定性眼底病除外)、色盲、色弱,申请幼儿园教师和特殊教育教师资格者,将视为体检不合格。

  王丽的三审代理律师指出,该款并未明确是否适用于王丽的情形,义乌市教育局在经过本案两次庭审后向省教育厅请示,其请示报告中自己亦承认,判定王丽不合格缺乏充分的学理解释。

2016年6月,王丽通过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
2016年6月,王丽通过中小学教师资格考试

  “单眼人”的教师梦

  每天早上,王丽睁眼后,习惯性地刷牙、洗脸,然后用手指轻轻撑开右眼眼珠,摘下义眼片,用清水冲刷后,再次戴上。5年来,这个动作她每天重复一次,如今只要花10余秒,就能调试至合适的位置。

  高中毕业后,她的人生兜兜转转,先是在一家工厂做文员,后来又进工厂打零工。她身高只有1米5左右,平时干不了太多力气活,最擅长的就是做工艺品,喜欢带孩子玩。

  2009年,她应聘到义乌市一家幼儿园做幼师。当时,义乌市对上岗教师是否需要持有教师资格证书还没有硬性固定。入职时,这家幼儿园要求老师掌握一到两门艺术特长、待小孩有责任心和耐心。

  王丽过去的同事章颖告诉北青深一度记者,王丽心细,善于做手工和绘画,平时很受孩子喜欢。“我没发现她眼睛有什么不对劲,和正常人一样,不会对幼师工作产生影响。”

  王丽也说,“园长告诉过我,只要你有责任心,能把孩子带好,你就是好老师,我们就认可你,不然也不可能留用你这么久。”

  2011年,浙江出台了《浙江省发展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(2011—2013年)》,计划提出:到2013年底,幼儿教师大专以上学历和持证上岗率达到80%以上。

  “考教师资格”成了王丽头上的紧箍咒。

  对于已经40多岁、高中文凭的王丽来说,这不是一件容易事。她通过两年半的远程学习,拿到了浙江大学学前教育专业的大专学历。在幼儿园工作期间,还自学考下普通话证书。

  “双证”齐全后,王丽在2015年9月报名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考试。当年11月第一次参加笔试,王丽只通过了《保教知识与能力》这门课。次年3月,她再次参加另外一门科目一一《综合素质》。2016年6月20日,成绩出来了,中国教师资格网显示,王丽的《保教知识和能力》和《综合素质》两门课均显示合格。

  当年,和王丽同一批参加义乌市幼儿园教师资格证考试的考生当中,只有20人走到了体检这一关,像王丽这样的“大龄考生”并不多见。

  报考时,王丽年近43岁。她心里计划着,拿到教师证后,每月工资会增加500元左右,往后工资还会往上提,如果再干10年,退休时保险就能交满。

  事实上,早在报考之前,王丽便加入了一个“单眼人”QQ群,1000多个群友来自全国各地,他们与王丽有着类似的症状。通过平时的聊天,王丽清楚地知道,“单眼人”也可以像正常人一样工作,而且能够受到《残疾人保障法》的保护。

  两年多过去了,群友当中,陆续有人拿到教师资格证,她却徘徊在维权路上。

王丽第一次在义乌市中医医院的体检表
王丽第一次在义乌市中医医院的体检表

  诉讼维权的“死胡同”

  王丽的丈夫是一名建筑工人,女儿在外地上大学,他们给不出更多主意。“摊上事儿”后,她想到的唯一办法,就是走法律程序,与义乌市教育局、金华市教育局对簿公堂。

  王丽整理了许多证据材料,被告义乌市教育局、金华市教育局作出的“不予颁发教师资格证”决定,与她找到的证据明显相悖。

  一份证据是《浙江省教师资格认定体检标准及操作规程》。按照该规程,视力检查统一采用标准对数视力表,用5分记录法记录检查结果,任何一眼裸视力低于4.8者,需用矫正镜片测视力,矫正不到4.8者应查眼底。眼底仅见近视特征无其他异常者,增加镜片度数远视力即有所提高。可将实际检查矫正视力及矫正度数,记入体检表。

  “就算计入体检表,但也不是不合格啊,他们很显然是自作主张。”王丽哭笑不得。

  另一份证据是《中等师范学校招生体检标准》。按照《<教师资格条例>实施办法》,申请认定幼儿园和小学教师资格的,参照《中等师范学校招生体检标准》的有关规定执行,但规定中并不存在检测单眼视力。

  为纠正错误体检结论、拿到教师资格证,此后,王丽向义乌市教育局书面申请,向金华市教育局提出行政复议,向浙江省教育厅申请政府信息公开。

  2016年9月14日,金华市教育局作出《行政复议决定书》。决定书引用《标准及规程》第一条第(十一)款规定,维持义乌市教育局决定,拒绝认定王丽教师资格。

  2016年11月17日,该案在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法院第一次公开开庭审理,从没打过官司的王丽,由于太紧张,开庭前的一天晚上,她一宿没睡着。

  一审判决显示,义乌市教育局对是否符合颁证资格负有审核义务,不能仅依据体检结论直接作出认定,撤销金华市教育局作出的金市教复字(2016)8号行政复议决定书,责令义乌市教育局对王丽的教师资格申请重新进行认定。

  不服从一审判决,2017年4月5日,义乌市教育局、金华市教育局对王丽提起诉讼。两个月后,浙江省金华市中院作出二审判决。该院认定:义乌市教育局以体检医院的结论作出不予认定教师资格决定,依据不足。

  然而,赢了官司,并不意味着王丽就能拿到教师资格证。2017年7月,义乌教育局通知王丽到义乌市人民医院参加体检复查。这一次,她同样卡在了“右眼义眼无眼球”这一点上。

  王丽记得,在眼科门诊,她摘下义眼片,几分钟后,检测完成了,医生告诉她,“你是有眼球的。”

  2017年7月22日,王丽收到了义乌市教育局作出的体检复查结果告知书:根据《标准及规程》第三条第(七)款的规定:“任何一眼裸眼视力低于4.8者,需要矫正镜片测视力,矫正不达4.8者应查眼底、眼底仅见近视特征无其他异常者,增加镜片度数远视力既有所提高”。王丽右眼义眼(无眼球),不可能进行眼底检查,也无法达到经过插片视力有所提高的要求,应属体检不合格。

  但直到现在,王丽也没有见到那张体检表。

  2017年9月11日,王丽再次向金华市教育局提起行政复议,此后她又到义乌市教育局指定的义乌市中医医院参加体检补查,得到的结果还是眼科不合格。

  “现在的生活就像在原地打转,我不甘心啊。”2018年9月,经过一次体检、一次体检复查、一次体检补查,以及三次行政复议之后,王丽再次提起诉讼。

  缠上官司后,为了腾出更多精力,以及不给工作了5年多的幼儿园惹麻烦,她主动提出辞职。王丽发现,当年的同事都在躲她,“不是删了我微信,就是屏蔽了我电话。”曾有媒体记者想去她之前的幼儿园采访,王丽听后,一个劲儿摆手,“绝对不行,不想再和他们有瓜葛了。”

  2018年11月15日,该案在浙江省金华市婺城区人民法院进行第3次公开开庭审。和前两次一样,王丽的家属没有前来旁听,坐在原告席上的王丽却打算死磕下去,“我一定要打这场官司,输赢我都不关心,我要让所有人都知道,单眼人是可以考教资的,我们应该得到平等对待。”

  据悉,该案将择日宣判。

关键词       教师资格体检   
产品名称 包含内容 产品优势 在线购买
教资课 在线直播课程 全程督学/超多福利 点击报班
教招课 在线直播课程 高性价比/高通过率 点击报班
官方推荐
教师资格笔试培训

热门资讯

在线互动

笔试合格分数线是多少
已有556人参与讨论

我要加入